散去的芳魂
2021-06-08 19:01:32   来源:霸州站   评论:0 点击:

作者:卢兰颖    字数:1022
      在这个狂风大作的夜晚,暴怒的雨敲打我的窗棂,荡起我心底的寒意,但我依然愿意相信,明天能雨过天晴……
      宿舍里,再次看张纯如和她的《南京大屠杀》,仍然是泪流满面。一个弱小的华裔女子,一个不会讲一句国语的在美利坚生长了36年而终因阴郁愁肠百结而芳魂散去的中国女子,一个让外国人第一次了解、知道南京大屠杀史实存在,并用羸弱的身体、坚强的心灵、犀利的笔端捍卫民族尊严的美籍华人,让我如此动容,每次看都有不同的感动。
      十年前,在西方,人们经过战争的伤痛,弥合的伤口后,仍会为德国屠杀犹太人而感到愤慨。但却无人了解南京屠杀,一个比犹太人更遭受了巨大伤痛的民族,一直被漠视甚至是遗忘。没有一本记录南京屠杀的书籍和影音资料,而在众多的华人圈里,只有这样一个弱小女子,负起了这样的民族责任,让世界了解真相,并不是为了博得外人同情的泪水,而是为所有逝去的生命,为承受了百年伤痛的城市,还原应有的真相。而是,让更过的国人通过她稚嫩的笔尖,懂得“苦难不该是我们炫耀的资本,面对苦难的反抗才是我们真正继承的财富”。
      为了这个执着的信念,她第一次踏上被称作故土的祖国。从她凝重的双眉,可以料想,心里的沉重多过喜悦。她穿着蜡染的粗布上衣,她穿着街上到处可见的平地布鞋,她就像一直生活在这个城市中的每一个平常女子,穿梭在南京的大街小巷,探寻昔日的人,扑捉昔日的故事。她深切的感受到,即便是经过了几十年,那血雨腥风、那撕心裂肺的哭喊,那战争的魔影仍烙在这个城市的心灵深处。那段屈辱的历史,成为这个城市永远的烙痕。有些事不说是个结,说开了就是个疤。
      几个月的采访,她走时仍如来时一样,一只皮箱,但内心呢?回到美国,她夜以继日的整理着笔记,身体的劳累加之内心无法释怀的悲痛,写到深处,她总是幻想自己就是那被日军追赶的少女,就是失去亲人的孤儿,就是被划开胸膛的少年,就是被活埋的老人甚至是婴儿……鲜血染红的江面,总使她从短暂的梦中惊醒,一把把掉落的头发,无法医治的失眠,折磨着她。她只是个弱小的女子,一个被人疼爱需要呵护的女子啊!从此,南京成了无法从她脑海中再抹去的城市。她还必须面对的是无法医治的忧郁症,也如魔影般与她纠缠不清。
      她用自己一生的快乐和健康为代价,在西方世界里让人们了解了历史的真相。《南京大屠杀》的畅销,并不能给她带来满足和快乐,因为她要的不是这个……四年后,在一个偏僻的街道里,她用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芳魂虽已散去,但留下的却是更多。 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沉默是金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